索引號 k34765218/201909208 題材分類 部門動態
發布機構 區政府辦公室 發布時間 2019-11-21 12:00:16
文號 公開方式 主動公開
關鍵字 騎車,摔傷,窨井蓋,賠償責任

騎車遇窨井蓋 摔傷該誰承擔責任?

部門動態 2019-11-21 12:00 信息來源: 今日順慶APP 瀏覽次數:

一男子起訴市政工程管理處、住建局、城管局及順慶區綜合執法局,稱自己夜晚在城區騎車時,被窨井蓋絆倒摔傷, 請求判令4部門賠償自己3600元。 法院查明只有順慶區綜合行政執法局對事發地點負有管理責任,但因原告提交的證據不足,判決駁回了其訴請。

自稱騎車被摔傷 同時狀告四部門

現年54歲的王先生家住順慶城區。2019年3月19日, 他向順慶區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 將南充市市政工程管理處、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及順慶區綜合行政執法局推上被告席,聲稱自己在順慶區模范上街騎電瓶車時被窨井蓋絆倒摔傷,向4部門索賠3600元。

“2018年10月27日晚上8點40分左右,我騎著一輛電瓶車,當行駛到南充市順慶區模范上街公交站臺附近時, 因為街道凹凸不平, 而且路面上有一處窨井蓋損壞嚴重,絆住了我的電瓶車車輪,使我連人帶車摔倒在地, 造成我右手食指受傷,到醫院治療共花費3600余元。”王先生在庭審時陳述。據他訴稱,在事故發生后的2018年11月20日,他在事發地段拍攝了5張照片, 交給了順慶區綜合行政執法局。當時,該局辦公室的幾位女同志告訴他,局里已核查了他所述的情況。此后,他多次要求順慶區綜合行政執法局對他進行賠償,但該局拒絕賠償,所以他才起訴到法院。王先生認為,4被告均負有道路監督管理責任,為維護自身合法權益,特請法院依法判決4被告賠償其經濟損失3600元。

管理職責重劃分 三名被告無責任

4名被告均覺得委屈。被告市政管理處辯解說, 市政管理處早在2016年已經收到市政府調整方案通知, 根據這個方案形成市政園林管理部門區域, 沒有包含原告王某某所訴稱的模范上街, 本處對王某某沒有任何賠償責任。

被告市住建局申辯,經職能調整,我局早在2018年3月1日將城市管理職責轉移至市城管執法局, 原告王某某所訴事件與我局無職責關聯,我局不應承擔賠償責任。

被告南充市城管執法局則認為, 王某某訴稱的摔倒地點并不是我局的直接管理范圍, 我局對王某某主張的賠償請求不承擔賠償責任。

被告順慶區綜合行政執法局聲稱,王某某在摔倒后并沒有報警,僅為單方肇事,是王某某自身原因造成的損失, 應由他本人承擔責任。

提供證據不充分訴訟請求被駁回

法庭經過調查了解到,南充市人民政府從2016年6月1日開始實施市政府與市轄區政府事權調整方案,調整后順慶區模范上街是順慶區綜合行政執法局管轄范圍,法院由此認為,原告要求被告市政管理處、 住建局、城管執法局對其承擔連帶責任并沒有法律法規依據,原告對上述三被告的訴請,法院依法予以駁回。

那么,被告順慶區綜合行政執法局是否應當承擔賠償責任呢?原告王先生在起訴時,向法庭提交了5張照片, 是在事故發生20多天后在事發地拍攝的,但并沒有提供事故發生時的現場照片。 此外, 王先生還提供了2018年10月28日,南充市中心醫院出具的疾病診斷證明書,王先生訴稱是騎車摔傷,但該診斷證明書載明“患者行走時不慎摔傷,當即感右手指疼痛、出血”。

法院認為,依照《侵權責任法》的相關規定,原告王某某要求順慶區綜合行政執法局承擔賠償責任,首先應證明其右手指損傷是因涉案路段窨井或因被告順慶區綜合行政執法局在該路段挖坑或修繕安裝地下設施所致,而原告提交的事發后拍攝的路面狀況照片,并未顯示其在該路段受傷的情形,更不能證明是因模范上街窨井設施或被告順慶區綜合行政執法局事發當時或之前有挖坑、修繕安裝地下設施等行為受傷,故原告要求被告順慶區綜合行政執法局承擔侵權賠償責任的訴請,法院不予支持。

日前,該院一審判決駁回了原告王先生的全部訴訟請求。

公共場所施工致人損害是否擔責

全省十佳律師事務所———四川罡興律師事務所主任任靜:《侵權責任法》 第九十一條規定:“在公共場所或者道路上挖坑、 修繕安裝地下設施等, 沒有設置明顯標志和采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損害的, 施工人承擔侵權責任。 窨井等地下設施造成他人損害, 管理人不能證明盡到管理職責的, 應當承擔侵權責任”。本案中, 因原告未能提供證據證明是在事發地點因上述情形受傷,故法院駁回了其訴請。這也告訴我們,打官司一定要注意搜集和保存相關證據。

赚钱没我多的男人